南方之五 . 大街

“T,我走了,去了S,如果你想我,那个手机号码还可以用,不过,既然我不辞而别,也许我不太想接到你的电话,不管怎样,你自己看吧。

“我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从没有人象你那样爱我,我却不快乐,怎么说呢,在你面前,我被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弥漫,有一次我突然想到,那就是幸福吗?我这样问自己的时候,内心很愧疚,因为这种幸福感其实是我将你对我的所有爱护,一件一件累加起来的一个结论,而不是来自我的内心,象潮水那样抑制不住的幸福感受,有时候,我简直难承其重,我不止一次用恶毒的语言跟你讲话,希望你和我吵架,但你始终象一只巨大的无害的动物,用你天生的耐心和温和待我,你拍着我的肩膀,抚摩我的头发,脸上带着内疚,仿佛原本错的是你,你知不知道,这多么乏味!你握着我的手走路,你的手比我的两个还大,它很温暖,但我希望你用力握紧我,用你最大的力气,让我从骨头里感到疼痛,我甚至期望得到你轻微的粗暴,从来没有,你把我身上的一切都看得象名贵的瓷器,担心碰碎它,但我实实在在就是一个平常的女人,渴望平常的爱,每天晚上,当我想到,明天我要怎样做才能回报你的时候,我就厌烦的要命,你其实非常自私,虚伪,又高度自恋,你把自己当成圣徒,就象你自己的信仰,用高尚控制着我的生活,让我每天都战战兢兢。

“我原本真的非常爱过你,那次去Q岛的红树林,我甚至都想哭,你为什么不把我抱起来就走呢?你有的是力气,如果你紧紧抱住我,让我喘不过气,我所有的劳累与饥饿都会立刻消失,我也不会理会脚上的那个血泡,让它疼去吧。你知道吗,我要的不是礼貌,而是活生生的爱。你送我的所有礼物,我最喜欢那个安慰奶嘴儿,我一直带在身边,现在也是,我喜欢在睡觉前把它含在嘴里,你一遍一遍地跟我说,用前要清洗干净,见鬼去吧,我就是喜欢它脏兮兮的模样。当时收到这个礼物,我多么欣喜,觉着以前对你的所有看法都是误解,觉着你其实很随便,甚至有点坏,因为没有人会想到为爱人送一只奶嘴儿做礼物,然而接下来,你还是老样子,说到底吧,我烦透了你一脸谦卑的样子,那比虚伪更可恶。 D, 2月20日晚。”

信写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也许D写完后曾想把它揉掉,结果还是寄给我了。这是D写给我的唯一的信,却是分手的消息,我给她写过大约50封,差不多每隔两三天就有一封,因为很多话,写在纸上,显得从容一些,便乐意给她写,而且每一封都通过邮局邮递,常常是已经见到她了,我的信还没到,有时候刚好和我一起到,我们便拆开一起读,她开我的玩笑,说那些话酸透了,但不管怎样,她读信的时候,是很快乐的,甚至有些感动,D似乎很容易感动,我想,这至少说明,我所做的事,她是喜欢的。有一次饭前祷告,我的祷告词大意是,求主赐给D更多美丽,健康与平安,也赐我更多耐心与体贴,好好待她,虽然我承认里面有讨好D的成分,但基本是我内心所想,而且她伸过手,握了我一下,说,谢谢,看到她笑眯眯的模样,我内心有说不出的快慰。

没见到D,已经足足一周了,因为我至今还躺在床上,一边发烧,一边咳嗽,原本以为自己的身体十分健壮,却这么容易便得上了肺炎。D的信让我异常难过,内心苦透了。我从抽屉中取出曾写给D的大约50封信,每一封信我都复印了一份留底,看着手里厚厚的一叠信纸,我忽然意识到,D说的没错,我大概真有高度的自恋倾向,否则,将给D的信留底是什么意思?这是我从没想到的问题,而且着实被自己吓了一跳,不过,这或许仅仅出自我乐于怀旧的性格,因为爱本身就是值得反复回味的东西。

“D,你好,别为这封信奇怪,或者,就当我是个落伍的人好了,我习惯用纸和钢笔写信,虽然有点麻烦,也许给你写信也让你感到意外吧,毕竟认识你仅仅三天。很高兴和你通了电话,不知怎的,心里老想着你的声音,请别介意我的冒昧,你的声音让我回忆起一些早已遗忘的,模模糊糊的东西,我很难说清那是什么,就象以前,有一个阶段,我老想着某种味道,那种味道好象我吃过的某种食物,在齿舌间时隐时现,却怎么也记不起了,直到有一次,我买回一些手擀的生面条,准备做了吃,在下面条的时候,我很奇怪地揪下几条,想也没想,便放到嘴里嚼着吃了,结果,忽然想起了那一直缠绕我的,正是手擀生面条的味道,也因此记起小时候,自己常从母亲擀好的面条中,偷出一些生着吃掉,我特别着迷生面条的味道。当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你说这些,也许你的声音同时让我想起老家的那个小妹,我们都叫她竹兰兰,她八岁那年死于先天性心脏病。她体重只有十四斤,眼睛非常大,浑身都是紫色的,她喜欢一连几个小时盯着我们看,眼睛都不眨一下,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她,记得有一次她对我说,二哥,你出去舀一瓢凉水给我喝,我浑身都渴透了。 T”

“D,非常高兴,昨天又见了你,谢谢你和我谈了那么多,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尴尬。请别介意送你的那瓶香水,其实并不贵,觉着那个香型很适合你,很淡的茉莉与桂花的混合味道,M的女孩子都喜欢这种,我对香水并没有见解,但走在街上,每当有女孩从身边经过,留下这种气味,还是令人愉快的。我是第一次买香水,开始有点难为情,在SASA门口转了半天,不好意思进去,因为觉得那里不是男人去的地方,等鼓起勇气进去一看,才知道,在里面买东西的,一多半是男人。 T”

"D,不好意思,今晚让你不太愉快,也许不该说那些都过去了很多年的事情,我不知为什么,总爱回忆过去的事情,你觉得我比实际年龄成熟得多,其实是沉闷吧。总之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价值,只是忍不住要这样做,有时候觉着自己大概已经活了一百岁了,真是奇怪。我对竹兰兰的记忆很多是不真实的,连我的母亲,对她都没有太多印象了,她就象一只垂死的蝴蝶,飞进我们家,落在一个毫无景致的角落,睁着疲倦的大眼睛,看着我们活了八年,生命对于她,就是拼命从空气中吸进更多氧气,弥补她心脏的缺陷,然而,她最终还是在我们家的南园,那个绿树成荫,氧气充足的地方,一声不吭的死掉了。其实我并没象你想的那么悲伤,那时,我们甚至都讨厌她,讨厌她的眼神,只是如今想起来,这有点残忍,她本身那么可怜无辜,这个世界没有给予她任何恩惠,而她自己从不知道这个世界在亏欠着她,她或许以为生命本该如此。好了,说点愉快的,有没有注意到,今晚我们走了足足五公里的路,也许你的脚又要疼了。你为什么总要穿高跟鞋,比起你的体重,你的身高算是很高的了,晚安。 T”

前面的三封信写于同D相识半月内,我本想继续往下读,但身体实在难受得要命,咳嗽了二十分钟以后,我便睡了。睡梦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会儿象一个巨大的树桩一样膨大,一会儿又缩成一团,那是发烧的缘故,更多是因为我想念D,比任何时候,更想念。

"D,这封信不知该怎样寄给你,因为我不知道你在S的地址,你的手机我打过,那个号码已经注销了。我承认你是对的,这几天,我把以前写给你的信从头读了一遍,我才知道你一直面对的是怎样的压力,也许我的精神已经有点问题,我现在很糊涂,心里很苦闷,如果我肯早认识到这些,或许还有补救,但,你忽然就走了。

“本以为我们已经比较稳固了,一周前,最后一次见你,你还非常快乐,嘤嘤嘤地讲了那么多话,我也快乐,几乎忘了时间,从你那离开的时候,快十二点了,你催我快走,说,关闸就要关了,我便往回赶,还差一百米就要跑进关闸的时候,出境大厅的铁门哗啦啦地落下来,这时,你打来电话,问,到了吗,我说到了,你问,还没关门吧,我说没有。

”你说,那就好,晚上好好睡,我和你道了晚安,便折身返回Z的大街,从来没有在半夜看看Z大街上的模样,空荡荡的,干净又宽敞,睡熟的Z象一座空城,所有的人都随着梦的翅膀飞走了,也许就是那天,你产生要走的念头,所以,那天,在Z的夜空,你是飞得最远的一个。

“大街有无数种可能,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世界上任何一种情感都包含了,所以,平时在街上行走的时候,就象读一本最深奥的书,然而夜的大街洗净了所有人的梦想,所以,我立刻产生这样走一夜的念头,从这条街走下去,走过五个红绿灯,就是你住的那座楼,我将在那里休息半个小时,然后继续走到另一个区,最后,再返回你楼下,休息到天亮。以后如果有兴致,我还会再做这样的夜游人,因为夜晚让Z突然变得既神秘又静谧,那些不起眼的山,草地,树林,小巷,还有右边的大海,它们似乎拥有了某种巨大的生命,你觉得黑暗中,它们睁大了夜的眼睛,温和地看着你行走,还有月亮,象一盏专门为夜游人准备的街灯,从任何角落都看得到它,还有,夜风,南方Z市晚冬的风,它穿过大街,象一个披着风衣,踩着溜冰鞋从旁边一啸而过的少年,我忽然觉得自己从岁月中得到的记忆,正是正在逝去的生命,它本来该充满油亮的色彩,却被我自己弄得黯然失色。

“D,那天晚上,在Z的大街,我获得的不仅仅是肺炎,还有从没有过的内心的触动,我知道,这其中真实的根由,正是源自对你的爱,我并没有沿着大街继续走下去,而是在你的楼下,一直坐到天亮。”



相关内容



评论
...
发表评论


用户


评论(不超过1000字)


 8 + 8 = ? 请将左边的算术题的结果填写到左边的输入框  


  发送给朋友| 打印友好
7 x 12 小时服务热线
0532 - 83669660
微信: comsharp
QQ: 13885509
QQ: 592748664
Skype: comsha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