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之八 . 城市之一

我的背包里有十六张马勒的唱片,马勒第四刚刚听完,夏天就要来了,我想。

城市的气味是复杂的,在sasa的柜台,每天有几百种不同的香水被人买走,慕拉士大马路,每分钟有几百辆车通过,它们留下二氧化碳,汽油,和铅,这种气味在加德士加油站被夸大了五倍。从加油站,穿过邮政局的小路,路旁的芙蓉花开了,木棉花似乎刚开过,也许还没有开,我永远也弄不清木棉的花期,似乎什么时候想开了,它都会直楞楞地开。沿这条小路,穿过一个喳喳喳的幼稚园,是一个斜坡,从上面下来的车一啸而过,一个红脸的警察一年四季在这里值勤,他唯一的职责就是指挥路人过马路,我常想,哪一天,市政局的预算中多出一个红绿灯的开支的时候,怕就是他失业的日子,想到这里便有一些着急,人难免这样,一个熟悉的地方,因为突然多了或者少了点东西,而感到心慌,以为世界突然变了,其实世界总在变。过了斜路,是一条暗沉的小巷,无论怎么看,天空只有巴掌那么大,晚上,即使是晴好的日子,也只看得到一颗星星,榕树从普济禅院的院子里探出巨大的树冠,榕树似乎从不落叶,否则,某个季节,小巷的石板路上,该有厚厚的积叶,常走路的人,总怀着古怪的期待,比如我希望走路的时候突然遇见左夜刚落的银杏叶,很精致地洒成一圈,象路灯的光影,又象女子极有分寸的一声叹息,然而M的植物似乎没有这么暗弱,它们换叶的时候,就象一个厌旧的人把所有的记忆统统抛掉。风从巷口吹进来,汗水帖着衣杉,在M,这个太阳差不多是直射的地方,被海水包围,被水蒸气笼罩,被肥大的植物点缀,人是唯一生长缓慢的生物。普济禅院的门口有两棵粗大的榕树,树下密匝匝地插满了香,普济禅院的怀念堂,每天的供品多到需要用卡车运走。最热的日子,我喜欢在里面的菩提树下坐着乘凉,喜欢看到手脚纤细的女学生拈着一朵什么花,从后山走下来,喜欢在那里听louis和ella的爵士歌曲,时光的流失,如香之焚,然而M的时间,过得实在太慢了。经过普济禅院五百米,火香的气味都不散,北方的春节也被这样的气味浸透,二零零一的春节,我一个人,从卑利拉街走出来,闻倒火香的气味,眼泪一下子流出来,想到了北方,响晴的天,响着锣鼓与爆竹的村庄,狗与草垛,水井与月季花,还有四个清朗的季节,春之拂绵,夏之暴烈,秋之高远与冬之静谧。

刮台风的日子。如果风球挂到八号,每个人都可以躲在家中不出门。风球挂在东望洋山,M是个容易被台风袭击的地方,东望洋山的风球让人联想到战乱年代烽火台上的狼烟,满含着焦急万分或者兵临城下的气氛。然而风球早成了历史,台风仅仅是电视屏幕上的一个符号,当来自太平洋的强热带风暴带着旋涡降临M的时候,天空是暗红色,新福利的街车早早停开了,身穿雨衣的职员沿站通知侯车的人离去,人们撑开雨伞,合上,又撑开,一股风嗡地一声冲进巷子,花雨伞便脱手飞走了,沿着水泥墙跌跌撞撞,落到垃圾箱的旁边,象一只死去的蝴蝶。我站在窗前,这里是我的住处,楼下是那个著名的七岔口,七条马路在这里交汇,对面是些古老的建筑,墙上爬满牵牛花,傍晚时分,牵牛花纷纷开了,我从没见过那么繁密的牵牛花,总有一天,那些老建筑以及里面的住民,会被它们象肥料那样吃掉,而这个时候,它们正在风里摆动,象一匹招展的花缎。生活在严密的城市中央的人,并没有机会领略真正的台风,如果不是看电视,我不会知道袭击M的台风有多么大,共有两百只广告牌从高空跌落,它们击伤了同样数目的路人,有五十棵大树被风刮倒,两座跨海大桥全部封闭,在积水中抛锚的私家车,排了一公里,电视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家被吹掉招牌的饭店,招牌躺在人行道上,上面写着那个奇怪的店名“武二
”。台风的来与去,就象隔壁的故事,并没有给我什么壮观的印象,这和《大班》里的描述相去甚远,当看着楼下的那个孩子,一手捂着裙子,一手向前伸,追赶她的花雨伞,我还以为台风尚远,但台风有台风的逻辑,当它以每小时二十公里的速度从六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浩荡而至的时候,那并不意味着我们要等三个小时,它会突然改变速度与方向,也许仅仅一眨眼,我们就和它相逢了。台风刮走了M上空积蓄了半年的云雾,空气开始凉爽干净,站在东望洋山上,我又看到高远的天空,象刚擦的清花瓷那么嫩,望着天空五分钟,就有世界颠倒的错觉,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想起,我们一直漂浮在天空中,天空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园。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句台词,“杜丘,你看多么蓝蓝的天。”

当我在半山检视来程,那些烈日下愁苦的小路象一条下山的蛇。西望洋圣母堂的钟声也无法将它挽回,在这个同时充满罪恶的城市,魔鬼自己也身不由己。沿这些小路下山,走进街心花园,榕树洒下清凉的绿荫,它们悬挂在空气中的根须使夏天显得更加婆娑,P酒店就在前方,那是让整个亚洲的赌徒心碎或者梦断的地方,夜晚,在P前面的海滩欣赏夜色下的纤拉大桥,P是前海最迷人的风景,从纤拉桥对岸的小山看,纤拉桥象一只五色的竖琴,P象一只昂贵的鸟笼,这个世界,很多人习惯在笼子里寻找快乐,然而这一切统统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路过者,我们的世界有这样的规矩,路过者可以享受他们的风景,但不能加入他们的生活,M的幸福与悲伤,迷醉与爱情,快乐与失望,就象当地的方言,只与M熔为一体,需要那些白皙,纤弱的体质,伴着五花茶慢慢消受,我含着厚厚的舌苔,喝下黄芩与金银花,穿过整个城市,穿过跨海大桥,走进黑沙湾,那里是火山灰的遗迹,很多次,我一个人前来寻找远古时代的火山口,没有人相信M南端的L岛曾经是一个火山,只有我自己相信,亿万年前,红色的曾火山浆从这里喷薄而出,象时间那样融化在蓝天里。



相关内容



评论
...
发表评论


用户


评论(不超过1000字)


 6 - 1 = ? 请将左边的算术题的结果填写到左边的输入框  


  发送给朋友| 打印友好
7 x 12 小时服务热线
0532 - 83669660
微信: comsharp
QQ: 13885509
QQ: 592748664
Skype: comsha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