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 Cobol 程序員的告白

去年夏天,已經40歲的獨立IT 顧問Michael Vu 發現自己正處在人生中一個尷尬的時期。他和美國一家大型零售商簽了三個星期的企業報表項目合同。由于工作進展很順利,他們的合同得以延續,Vu 突然進入了 Cobol 的世界,沒錯,是Cobol,這個曾在80年代紅極一時的恐龍級編程語言,以超復雜語法以及超長代碼而著稱。

雖然 Vu 從來不曾用過 Cobol,卻冒過學習 Cobol 的念頭,在二戰后生育高峰期出生的這一代人即將大規模退休的時候,Vu 看到了機會,他想,即使這代人中只有 0.1% 的人是 Cobol 程序員,那也是個很大的機會。

隨著項目進展,Vu 獲知,該零售商使用 Cobol 已經超過10年。這個項目的下一個階段將用到 Cobol。Vu 以前學的用的是 C 和 C++,于是他立即投入 Cobol 的學習中并很快獲得了能使他在這個組織中體現更多價值的技能,Vu 說,我從一個普通的對業務毫不知曉的程序員,發展成為一個能夠在他們的代碼基礎上萃取業務知識,并因此獲得該公司依賴的人。他現在花30%的工作時間用于 Cobol,并期待繼續保持這個比例,甚至更高。

對 Vu 來說,使用 Cobol 就象發現一門失傳的藝術,Cobol 為我帶來的震撼是,它仍被大量地使用,即使我的客戶正在用著那些最新的 Enterprise Java,C++ 或 VB。這意味著對 Cobol 即將死亡的報道是被大大夸大了的。根據 Micro Focus 的 Arunn Ramadoss 的說法,世界上有75%的商業數據仍使用 Cobol 進行處理,90%的金融交易使用 Cobol。

鑒于 Cobol 的廣泛使用,要更換這些代碼代價將非常高,相反,很多公司正尋求將 Cobol 同新的程序進行集成。然而那些最有經驗的 Cobol 程序員正在死去,或退休。2007年,Micro Focus 對客戶的調查顯示,75%的 CIO 聲稱他們在未5年需要更多 Cobol 程序員,73%的 CIO 發現要找到一個訓練有素的 Cobol 程序員越來越難。

Gartner 的 Dale Vesshio 說,毫無疑問,現在,要找到一個未到退休年齡的 Cobol 程序員有一定難度,在2004年,Gartner 曾統計那時的 Cobol 程序員約有200萬,這個數字正以每年5%的速度遞減。未來10年,Cobol將很快走下坡路,隨著二戰生育高峰人群的退休,人口補充嚴重不足。

Vu 的經歷顯示,對那些愿意學習 Cobol  的IT人士來說,這是一個機遇,雖然。這個機會能持續多久還是個疑問(請參閱以下這篇文章 "Cobol: Going, but when?") 。

IT 服務公司 Murphy International 的 Nate Murphy 說,我們對 Cobol 程序員和使用 Cobol  的公司做了調查,發現目前 Cobol 就業市場包含以下兩種類型:

  • 第一,在舊的 Cobol 代碼和新程序之間充當橋梁,這種工作要求人們懂 Cobol,懂那些老 Cobol 程序員所依賴的商業邏輯,同時動新的編程語言,如 Java。
  • 第二是維護舊的 Cobol 代碼,并編寫新的 Cobol 代碼。

前者是一種有趣的工作,Ramadoss 說,Cobol 并不止于 Cobol,你可以將它同任何現代技術集成。隨著面向服務的架構的出現,企業能夠更容易地重新利用他們的 Cobol 代碼。

66歲的 Murphy 曾在大型機和 Cobol 領域工作了幾十年,他從 SOA 以及 IBM 的多開發語言運行環境中看到了 Cobol 的復蘇。他說,現在,你可以為 Cobol 擴展或增添其它基于 Web 的功能,你可以擴展他們的功能而不必編寫新的代碼。

與 Cobol 相關的另外一個工作類型是維護舊 Cobol 代碼或者編寫新代碼,一些公司將這些工作離岸外包給諸如印度一類的國家,尤其是維護舊 Cobol 代碼。也有不少公司會在美國境內保留一定數量程序員,尤其當他們的工作對業務非常重要的時候。

28歲的 Stacy Watts 就在這個職位上,她是位于 Des Moines 的 Nationwide Insurance 公司的高級開發工程師。她已經寫了7年 Cobol 程序,去年,公司安排她遠程督察一個位于印度的開發團隊,Watts 將程序規劃好,然后將具體的代碼工作拆分給那些印度的程序員去寫。Watts 說,她并不擔心外包公司搶走她的飯碗,即使算上離岸程序員,我們仍然沒有足夠的人將所有的活做完。另外,她將領導印度團隊的工作視為管理角色。

雖然 Watts 在學校學過多種編程語言,包括 VB,C 和 Java,她最終被 Cobol 所吸引,她說,Cobol 最我來說是一種通往大型機的簡易之路,這對我來說更有意義。Cobol 程序員經常以容易保住飯碗作為選擇 Cobol 的原因,今年30歲的大型機程序員 Brian Vance 5年前開始為 Ohio 洲,Columbus 市的 Grange Insurance 公司工作,維護,升級舊 Cobol 代碼,如今,他正為該公司位于其他洲的分支機構編寫新 Cobol 代碼。

這個公司的20個 Cobol  程序員中最年輕的一個,Vance 非常看好這個工作的安穩性,他說,我知道這是老人們的地盤,我高興成為這個市場中年輕的一員,老人們在退休,沒有人能接替他們,所以我覺得我的工作非常安全。

位于 Indianapolis 的 Sallie Mae Inc 公司的31歲 Cobol 程序員 John Walczak 也對自己工作的安穩感到滿意。他從 East Illinois 大學畢業以后,曾想做 Web 開發,但 Sallie Mae 聘請他開發 Cobol,并許諾將讓他在公司里到處跑跑并做點其它事情。

過了幾年,他果然有了個機會加入到一個團隊做 Web 開發,但出乎 Walczak 意料的是,他并不喜歡那個工作,我以為是設計網頁并作圖,但那是別人的工作,我要做網頁背后的代碼工作,使用 VB 或其它 .NET 代碼。最終,Walczak 重返 Cobol 開發。

現在,公司說服 Walczak 做更多銜接性工作,因為已經做了8年,Walczak 對整個系統了如指掌,他們讓我在項目開發和設計上運用這些知識。問題是,我不能保證自己會喜歡這個新工作,我喜歡編程,喜歡自己的兩只手摸著鍵盤,他們想讓我干別的,不才不樂意。


本文國際來源:http://www.computerworld.com/action/article.do?command=viewArticleBasic&articleId=9062478&pageNumber=1,由35公里翻譯并發布在 COMSHARP CMS 團隊博客。





評論
...
發表評論


用戶


評論(不超過1000字)


 8 - 5 = ? 請將左邊的算術題的結果填寫到左邊的輸入框  


  發送給朋友| 打印友好
7 x 12 小時服務熱線
0532 - 83669660
微信: comsharp
QQ: 13885509
QQ: 592748664
Skype: comsha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