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U 與自由軟件基金會創始人 Richard Stallman 訪談錄

Richard Stallman 是著名的 GNU 項目,自由軟件基金會創始人,這是 vnunet.com 對 Richard Stallman 做的一次訪談,談到了他對自由軟件,商業軟件以及開源軟件看法,另談到了社會網絡站點以及隱私問題。原文作者 Rosalie Marshall。 

作為自由軟件基金會的創始人,你如何定義自由軟件?

自由軟件意味著尊重用戶的自由,更具體地說,作為用戶你擁有以下4個最根本的自由:

  1. 你可以自由使用該軟件
  2. 研究其源代碼并進行修改
  3. 可以自由分發該軟件
  4. 可以自由分發你修改過的版本

基于這些自由,用戶可以掌控自己的計算,自由軟件是在用戶的控制下民主地開發起來,而商業軟件是在特定團體的控制下專制地開發起來。用戶面臨的選擇是自由還是受限。

你刻意將自己和開源社區保持距離,能否解釋一下二者的區別?

開源軟件同自由軟件在許可上幾乎是一致的,因為開源軟件是從自由軟件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最大的區別在于其價值體系。自由軟件運動的主要價值是自由與合作,而商業軟件是反合作的,這是一個社會問題,我們的目標是改變這個問題。

1990年代,自由軟件社區出現了價值分歧,1998年,一些人提出了“開源”一說,開源這個詞的初衷這是為了避免隱含對非自由軟件的批評,他們關注他們的實踐價值。開源的理念使一些開發者將自己的產品變成自由軟件,我欣賞他們對自由軟件社區的貢獻,但不贊同他們的價值體系。

自由軟件更重視價值,而開源軟件重視實踐,這是二者最大的區別 - 譯者。


是什么東西影響你發起自由軟件運動?

1970年代,我在 MIT 的 AI 實驗室工作,我加入了那時最大的自由軟件社區,那個社區包括當時一些大學和公司。在 AI 實驗室,我們使用一個免費的操作系統。在自由軟件社區的那段時光我意識到了那是和美妙的事。

1980年代,商業壓力,連同大型機的衰落最終導致我們的社區解散。后來開始使用商業軟件的日子讓我感到非常不堪,便決定自己創建一個新的自由軟件社區。

1983年,我宣布了開發 GNU 的計劃,這是一個完全自由的,類似 Unix 的操作系統,為了區別于 Unix,我起名為 GNU,意思是,Not Unix。

為什么你認為這些不同的名稱,開源,自由軟件, 商業軟件,GNU/Linux 是很重要的?

在自由軟件社區,自由軟件和開源代表兩個不同立場,作為自由軟件運動的發起人,我在努力傳播自由的理念。因此我拒絕參加開源活動。

我注意到 FSF  的 Shane Coughlan 在同 Google 的開源團隊合作。FSF 是否同那些開源組織合作?

Shane 是歐洲 FSF 的,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的原則,我們同自由軟件項目進行技術合作,只要它是有用的,不管開發者是否認同自由軟件的價值觀。

在你看來 OpenOffice 與 Firefox 一類的軟件是否自由軟件?

OpenOffice is free software, and has been ever since it appeared under that name. OpenOffice 一直是。

Firefox 是個奇怪的個案,一開始,Firefox 代碼是自由的,但編譯的二進制文件不是。他們不是自由軟件的理由有二,第一,他們包含一個非自由模塊,Talkback,Talkback 的代碼不能自由獲得(甚至 Mozilla 基金會也得不到),第二,他們使用具有限制性的 EULA (用戶許可協議)。

不過,這兩個問題現在好象已經改正,所以現在應該也是自由軟件。


你對一些地理位置監控類的程序如何看,比如 Yahoo 的 Fire Eagle?

如果你要告訴朋友們你在哪里,這很好,但你不能將自己的交流數據放往一個你不信任的公司的服務器。這個程序可能有一個“刪除以往數據”的命令,但你不知道他們是否真這樣做了。這是 Internet 被錯誤利用的很不好的趨勢,就是將用戶的交流數據送往某個公司的服務器。

你對社會網絡站點如何看待?

我從來不用所以沒有發言權。我看不出在你的朋友之間分享信息和照片有什么不好,我曾聽到傳聞,說 Facebook 將私人數據傳給 CIA,不知真假。

你覺得 Asus EeePC 一類的筆記本電腦是否推動 FSF。

不完全是。EeePC 內置了一些 GNU/Linux 操作系統,但也包含很多非自由軟件。事實上,這些機器在啟用前要求你接受一些用戶協議。我受到一個 EeePC 禮物,但我不能使用,因為我的良心不允許我接受那些協議,后來我讓人幫我裝了一個自由的 GNU/Linux 才開始用。

當自由軟件出了問題,誰該負責?

自由軟件開發者和商業開發者一樣盡我們所能來保證軟件的可靠性。自由軟件給了用戶比起訴軟件商更好的東西,如果系統除了問題,你很容易找到人幫你排除,只要價格公道。(未必,當然商業軟件也未必 - 譯者)

為什么你們在印度和委內瑞拉一類的地區如此賣力推廣自由軟件?

這個問題會讓人誤解,其實我每年花在美國的演講時間比委內瑞拉和印度要多得多。但我確實花了很多時間外出演講。委內瑞拉, 厄瓜多爾 一類的地區有政策要求所有政府部門必須使用自由軟件。在印度,有三個省的公立學校要求使用 GNU/Linux。我希望在美國也能看到人們對用戶的自由的重視。

你是否認為公共部門應該引領自由軟件浪潮?

任何公共部門都應該擁有對自己的計算的控制,而非自由軟件的控制權在廠商那里。因此,公共部門應當拒絕商業軟件而投身自由軟件。委內瑞拉, 厄瓜多爾做得對。

一些慈善機構,如 Computer Aid International 會把一些二手電腦收集起來送給發展中國家,如果也投身 GUN,是否意味著會有更少的學校能得到電腦?

你可以在任何電腦上安裝 GNU/Linux,因為使用自由軟件并不意味著他們可以捐贈的電腦變少。更進一步,我們的本意是讓計算機造福,但將裝有 Windows 的電腦送給他們是好事嗎?使用商業軟件意味著向開發商屈服,這是一個社會問題,我們應該消除這個問題,而不是擴大。向他們捐贈 Windows 電腦是一種屈服,走的是錯誤的道路。

自由軟件如何同當前的經濟環境契合?一些人認為經濟危機是對資本主義體系的控訴,這是否公正的看法?

和以前一樣,自由軟件可以同各種經濟環境契合,不管經濟是好還是壞,你都需要自由。我認為經濟危機來自一種普遍存在的深度腐敗,因為公司擁有過多政治力量。不公平的版權法律也是這個基本問題的結果。

自由軟件固然可以節省成本,但那些在商業軟件工作的人怎么辦?如果人們都使用自由軟件,而不再需要商業軟件?

這里存在一個誤區,自由軟件并不減少技術支持市場。那些購買了商業軟件又轉用自由軟件的人仍然需要支持,自由軟件的好處是它允許自由的支持市場。

另外,還有些更根本的東西,就是價值,似乎我們在假設人們喜歡被不公正的權力所左右,我在那里需要人們妥協自己的自由才能使用的軟件那里看不到積極的價值。我自己不會使用這樣的軟件。我在1983年發起 GNU 項目,就是為了脫離商業軟件,現在我離開了,就不會再回來。我希望看到沒有人再為商業軟件從事開發的那一天。

本文國際來源:http://www.vnunet.com/vnunet/news/2230530/q-richard-stallman-founder-gnu
中文翻譯來源:COMSHARP CMS





評論
...
發表評論


用戶


評論(不超過1000字)


 8 x 7 = ? 請將左邊的算術題的結果填寫到左邊的輸入框  


  發送給朋友| 打印友好
7 x 12 小時服務熱線
0532 - 83669660
微信: comsharp
QQ: 13885509
QQ: 592748664
Skype: comsha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