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U 与自由软件基金会创始人 Richard Stallman 访谈录

Richard Stallman 是著名的 GNU 项目,自由软件基金会创始人,这是 vnunet.com 对 Richard Stallman 做的一次访谈,谈到了他对自由软件,商业软件以及开源软件看法,另谈到了社会网络站点以及隐私问题。原文作者 Rosalie Marshall。 

作为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始人,你如何定义自由软件?

自由软件意味着尊重用户的自由,更具体地说,作为用户你拥有以下4个最根本的自由:

  1. 你可以自由使用该软件
  2. 研究其源代码并进行修改
  3. 可以自由分发该软件
  4. 可以自由分发你修改过的版本

基于这些自由,用户可以掌控自己的计算,自由软件是在用户的控制下民主地开发起来,而商业软件是在特定团体的控制下专制地开发起来。用户面临的选择是自由还是受限。

你刻意将自己和开源社区保持距离,能否解释一下二者的区别?

开源软件同自由软件在许可上几乎是一致的,因为开源软件是从自由软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最大的区别在于其价值体系。自由软件运动的主要价值是自由与合作,而商业软件是反合作的,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的目标是改变这个问题。

1990年代,自由软件社区出现了价值分歧,1998年,一些人提出了“开源”一说,开源这个词的初衷这是为了避免隐含对非自由软件的批评,他们关注他们的实践价值。开源的理念使一些开发者将自己的产品变成自由软件,我欣赏他们对自由软件社区的贡献,但不赞同他们的价值体系。

自由软件更重视价值,而开源软件重视实践,这是二者最大的区别 - 译者。


是什么东西影响你发起自由软件运动?

1970年代,我在 MIT 的 AI 实验室工作,我加入了那时最大的自由软件社区,那个社区包括当时一些大学和公司。在 AI 实验室,我们使用一个免费的操作系统。在自由软件社区的那段时光我意识到了那是和美妙的事。

1980年代,商业压力,连同大型机的衰落最终导致我们的社区解散。后来开始使用商业软件的日子让我感到非常不堪,便决定自己创建一个新的自由软件社区。

1983年,我宣布了开发 GNU 的计划,这是一个完全自由的,类似 Unix 的操作系统,为了区别于 Unix,我起名为 GNU,意思是,Not Unix。

为什么你认为这些不同的名称,开源,自由软件, 商业软件,GNU/Linux 是很重要的?

在自由软件社区,自由软件和开源代表两个不同立场,作为自由软件运动的发起人,我在努力传播自由的理念。因此我拒绝参加开源活动。

我注意到 FSF  的 Shane Coughlan 在同 Google 的开源团队合作。FSF 是否同那些开源组织合作?

Shane 是欧洲 FSF 的,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原则,我们同自由软件项目进行技术合作,只要它是有用的,不管开发者是否认同自由软件的价值观。

在你看来 OpenOffice 与 Firefox 一类的软件是否自由软件?

OpenOffice is free software, and has been ever since it appeared under that name. OpenOffice 一直是。

Firefox 是个奇怪的个案,一开始,Firefox 代码是自由的,但编译的二进制文件不是。他们不是自由软件的理由有二,第一,他们包含一个非自由模块,Talkback,Talkback 的代码不能自由获得(甚至 Mozilla 基金会也得不到),第二,他们使用具有限制性的 EULA (用户许可协议)。

不过,这两个问题现在好象已经改正,所以现在应该也是自由软件。


你对一些地理位置监控类的程序如何看,比如 Yahoo 的 Fire Eagle?

如果你要告诉朋友们你在哪里,这很好,但你不能将自己的交流数据放往一个你不信任的公司的服务器。这个程序可能有一个“删除以往数据”的命令,但你不知道他们是否真这样做了。这是 Internet 被错误利用的很不好的趋势,就是将用户的交流数据送往某个公司的服务器。

你对社会网络站点如何看待?

我从来不用所以没有发言权。我看不出在你的朋友之间分享信息和照片有什么不好,我曾听到传闻,说 Facebook 将私人数据传给 CIA,不知真假。

你觉得 Asus EeePC 一类的笔记本电脑是否推动 FSF。

不完全是。EeePC 内置了一些 GNU/Linux 操作系统,但也包含很多非自由软件。事实上,这些机器在启用前要求你接受一些用户协议。我受到一个 EeePC 礼物,但我不能使用,因为我的良心不允许我接受那些协议,后来我让人帮我装了一个自由的 GNU/Linux 才开始用。

当自由软件出了问题,谁该负责?

自由软件开发者和商业开发者一样尽我们所能来保证软件的可靠性。自由软件给了用户比起诉软件商更好的东西,如果系统除了问题,你很容易找到人帮你排除,只要价格公道。(未必,当然商业软件也未必 - 译者)

为什么你们在印度和委内瑞拉一类的地区如此卖力推广自由软件?

这个问题会让人误解,其实我每年花在美国的演讲时间比委内瑞拉和印度要多得多。但我确实花了很多时间外出演讲。委内瑞拉, 厄瓜多尔 一类的地区有政策要求所有政府部门必须使用自由软件。在印度,有三个省的公立学校要求使用 GNU/Linux。我希望在美国也能看到人们对用户的自由的重视。

你是否认为公共部门应该引领自由软件浪潮?

任何公共部门都应该拥有对自己的计算的控制,而非自由软件的控制权在厂商那里。因此,公共部门应当拒绝商业软件而投身自由软件。委内瑞拉, 厄瓜多尔做得对。

一些慈善机构,如 Computer Aid International 会把一些二手电脑收集起来送给发展中国家,如果也投身 GUN,是否意味着会有更少的学校能得到电脑?

你可以在任何电脑上安装 GNU/Linux,因为使用自由软件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捐赠的电脑变少。更进一步,我们的本意是让计算机造福,但将装有 Windows 的电脑送给他们是好事吗?使用商业软件意味着向开发商屈服,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应该消除这个问题,而不是扩大。向他们捐赠 Windows 电脑是一种屈服,走的是错误的道路。

自由软件如何同当前的经济环境契合?一些人认为经济危机是对资本主义体系的控诉,这是否公正的看法?

和以前一样,自由软件可以同各种经济环境契合,不管经济是好还是坏,你都需要自由。我认为经济危机来自一种普遍存在的深度腐败,因为公司拥有过多政治力量。不公平的版权法律也是这个基本问题的结果。

自由软件固然可以节省成本,但那些在商业软件工作的人怎么办?如果人们都使用自由软件,而不再需要商业软件?

这里存在一个误区,自由软件并不减少技术支持市场。那些购买了商业软件又转用自由软件的人仍然需要支持,自由软件的好处是它允许自由的支持市场。

另外,还有些更根本的东西,就是价值,似乎我们在假设人们喜欢被不公正的权力所左右,我在那里需要人们妥协自己的自由才能使用的软件那里看不到积极的价值。我自己不会使用这样的软件。我在1983年发起 GNU 项目,就是为了脱离商业软件,现在我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我希望看到没有人再为商业软件从事开发的那一天。

本文国际来源:http://www.vnunet.com/vnunet/news/2230530/q-richard-stallman-founder-gnu
中文翻译来源:COMSHARP CMS





评论
...
发表评论


用户


评论(不超过1000字)


 7 x 4 = ? 请将左边的算术题的结果填写到左边的输入框  


  发送给朋友| 打印友好
7 x 12 小时服务热线
0532 - 83669660
微信: comsharp
QQ: 13885509
QQ: 592748664
Skype: comsharp